<var id="pb5tb"><ruby id="pb5tb"></ruby></var>
<ins id="pb5tb"><span id="pb5tb"></span></ins><cite id="pb5tb"><span id="pb5tb"><menuitem id="pb5tb"></menuitem></span></cite>
<var id="pb5tb"><span id="pb5tb"><menuitem id="pb5tb"></menuitem></span></var>
<var id="pb5tb"><video id="pb5tb"></video></var>
<cite id="pb5tb"></cite>
<ins id="pb5tb"></ins>
<var id="pb5tb"></var>
<cite id="pb5tb"><span id="pb5tb"><var id="pb5tb"></var></span></cite>
<cite id="pb5tb"></cite>
<menuitem id="pb5tb"></menuitem><cite id="pb5tb"></cite>
<cite id="pb5tb"><video id="pb5tb"></video></cite>
<cite id="pb5tb"></cite>
<var id="pb5tb"></var>
<var id="pb5tb"><video id="pb5tb"><menuitem id="pb5tb"></menuitem></video></var>
<cite id="pb5tb"></cite>
<ins id="pb5tb"></ins>
<cite id="pb5tb"><span id="pb5tb"></span></cite>
<var id="pb5tb"><video id="pb5tb"><menuitem id="pb5tb"></menuitem></video></var>

爾雅新書《陽光如賒》臺灣出版

(《多倫多新聞網》2018年11月29日美國消息)近日,美國最大的中文報紙《世界日報》,發表了爾雅新書出版消息。

爾雅,本名張曉敏。北美中文作家協會會員,世界華文女作家協會會員。其散文集《陽光如賒——寫意舊金山》,日前由臺灣秀威出版公司出版印行。

爾雅從四川雅安的青衣江邊,到成都的浣花溪畔,再移居到太平洋的美國舊金山海灣地區。居住在美麗,四季如春的舊金山,那里的街道景觀,庭院圍籬,花草小獸,無不深深吸引著她。本書透過女性細膩入微的觀察,以一位新移民在美國新大陸白手起家的心路歷程作為背景,通過柔婉、清新,充滿詩意與野趣的筆觸,寫出了獨特的美國心境和美國情懷。文章篇幅適宜,文字搖曳生姿,語言活色生香,讀來宛如珠玉在掌,讀后猶覺溫馨滿懷。在爾雅的筆下,字里行間時時可見的是人生之美,如朝花,如晨露,可啜,可賞,如《禮記.大學》所言,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每一天都值得珍惜。

目前,臺灣各大網路書店均有銷售(附網站鏈接):

秀威書店
https://store.showwe.tw/books.aspx?b=119221

博客來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03680

灰熊愛讀書
https://www.iread.com.tw/ProdDetails.aspx?prodid=B000448438

誠品
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132352722837&kw=%E9%99%BD%E5%85%89%E5%A6%82%E8%B3%92&pi=0

金石堂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s/basics.asp?kmcode=2018551827005&lid=search&actid=wise

三民
http://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6990317

讀《陽光如賒》

劉荒田(加州)

年入“古稀”之后,傷逝華年的心境變淡,反而遵循用錢方面“花掉的才是自己的”一定律,增加了所謂“年齡自信”,比如,讀書也好,知人論世也好,較能把握一個寫作者從來處到目前的走向,為了交往動不動就是二三十年的緣故。

切近的例子是爾雅和她的丈夫程寶林。月前,寶林把太太的新編散文集《陽光如賒——寫意舊金山》(臺灣秀威出版社2018年11月出版)發進我的電郵信箱,我逐篇開讀的同時,想起他們移民美國之初。是哪一年?近20年前的1999年。他們一家三口來我家作客,我第一次見到爾雅。晚飯是家常菜而已,和“文事”比無足輕重。我的重頭節目,是鄭重而激情四迸地談對幾本書的感想。此前,程寶林把他在中國出版的散文集和詩集送給我,我一氣讀完,幾乎手舞足蹈。比我年輕14歲的程寶林,早在上大學的上世紀80年代初,就是全國大學生詩群中有數的翹楚,詩名流傳至今,成就固毋論,他的散文在新詩的盛名之旁,關注者尚少,我被他《托福中國》一書中的淋漓才氣驚倒了,我要告訴所有文朋詩友:在美國寂寞的華文文壇,青年程寶林是一匹強悍的黑馬!

那一次,我當面數說作品的妙處,寶林兩手并放在雙腿間,有點不好意思。爾雅在旁,一味微笑,我知道她比丈夫還要得意。她予我的第一印象是美麗、溫婉、賢惠,永遠把丈夫、兒子(她并稱為“寶貝”,因兒子名“貝諾”)放在首位的理想主婦。真難為她,新移民的所有難處都擔在肩上。那時,我還來不及知道,崇拜著詩人老公的爾雅,也是很不錯的作家。

7年前,爾雅出版第一本散文集《青衣江的女兒》,囑我為序,我開始對這位慧心的散文家刮目相看。此刻讀《陽光如賒》,自然將它與前一本作比較,觀照一位寫作者從異國重新出發到如今的“縱剖面”,有如鳥瞰腳印兩行——好長啊,從四川雅安的青衣江邊,到成都的浣花溪畔,再到太平洋彼岸。舊金山海灣,陽光這最大量的“貸款”,無利息,且不必償還。

從2011年到如今,爾雅步入中年。其間,她無論從經濟上、心境上,都基本完成了從連根拔起的“新鄉里”到安居樂業的準“老金山”的蛻變,對此,她自己的感悟是:“中年和老年,其實才叫安然,因為這條愁路大半已經走過來了?!薄白哌^來了”的突出表現,在自信心的穩固建立。集內一文有一段,寫她的丈夫:

前年,他去亞歷桑拉州的圖森出差,驚嘆于當地朋友家的滿樹棗子,朋友即把大棗樹生的兒子‘過繼’與他。他提著這盆可愛的綠意盎然小棗樹登機,滿艙金發碧眼的乘客皆好奇而微笑,有個乘客玩笑問:“你真的覺得棗樹很想去加州嗎?”詩人只好用老外壓根不懂,中國最古老文言答之:“子非魚,安知魚之樂也?”(《詩人的嬗變》)

移用這些別開生面的文字,說爾雅的作品充分反映中西文化交匯處的“魚”的狀況,并無不當。不信嗎?且讀爾雅為老公生日寫的詩:“只要我的愛人,/是一條小魚,/在我的浪花中,/快樂地游來游去”。

憑著豐沛的底氣,爾雅散文出現三方面可喜的進步。

一是女性寫手中少見的幽默感。讀這個集子,我許多次爆出笑聲,在旁的老妻說我“無端發神經”。這幽默感,是在美國居住多年,和洋鬼子打交道多了,加上讀書、看影視、聽音樂以及其他諸多因素的潛移默化,才逐漸擁有的。

且讀《三人行》,它寫的是家庭旅行團(團長為老公,財務主管為作者,團員是兒子)駕車游洛杉磯和賭城拉斯維加斯的遭遇,將三口人的樂事、溴事、渾事和盤托出,妙趣橫生。途中住旅館,兒子早晨必賴床,教團長哀嘆:“帶只有一個團員的旅行團都這么費勁!”在賭場,團長拾到25美元,“本人對團長說下樓去逛逛,逛的結果是把撿來的25美元又喂給‘老虎’吃掉了。團長說像我這樣的品質掌管財務大權太危險,差點要把本人‘財務主管’的職位撤掉??晌肄q解: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人是經不住考驗的,誰叫你身為團長把團員帶到這燈紅酒綠紙醉金迷的地方!”至于團長,“這個老土,長途奔波上千英里,晚上就睡在賭場樓上,他居然一塊錢也舍不得喂給‘老虎機’”!

二是中年寫作者中稀缺的率性。人到中年,心事重重,下筆難免矜持,欲言又止。新大陸廣闊的自由塑造了爾雅迥然異于青澀期的寫作風格,隨興揮灑,行文爽快。讀者打開書頁,有如和她面對面地擺龍門陣。她之所以擁有不少粉絲(其中居然有不諳漢語的洋人),就是因為她掏出真心。

她乘飛機去夏威夷看望在那里教書的丈夫,結果是:“他剛做好了20個咸雞蛋、一只風干雞,說怎么突然就飛來一只蝗蟲,等把這些東西吃完就又該飛走了?!?/p>

她和丈夫這樣“過招”:“晚上,他到家了,來電話晚匯報:‘我已經給你買了一個天然寶石,里面鑲了好大的鉆石,挖出來比你鉆戒上的那顆還大呢?!?/p>

‘多少錢?’

‘1.99美元?!?/p>

訂了明晚9:15的飛機飛圖森,馬上就要見識那顆‘巨鉆’了。心里還有一絲絲的期待和激動呢?!?/p>

在《新年戲語》,她這般消遣自己:

我去銀行存款,一溜薄幣被出納數了一遍兩遍三遍,又用點鈔機點。問我:你存多少錢?我奇怪,明明我存款單上有填:3千元。我還是再告訴她一遍:存3千元。她說:我數了好幾遍,確實多200元,隨即退還與我。

回來后心中竊喜,禁不住對老公炫耀:看來我和北京好友一樣,都屬于錢多到搞不清。

三是浸漫于庸常人生的詩意。美國經典作家梭羅說:“時間只是供我垂釣的溪流。我飲用溪水,但在我飲水時,我看到了它的沙床,發現它是多么的淺!”在異鄉消耗的時間,不但“淺”,而且過分地平靜。作為散文作者,一旦無法從日復一日重復的微瀾有所發現,就只好擱筆。然而,爾雅的慧眼總能從庸常日子捕捉詩意,營造詩的氛圍。

這是家中一個小場面:

晚上,我在露臺賞月,窺見有人在紗窗內做飯。見窗外有人影晃動,他明知故問:“誰在外面?”答曰:“報答你的桃花仙子?!彼穑骸斑€不如田螺姑娘,可以幫我做飯?!?/p>

游記是最容易寫濫的文體,但集中所收的多篇,讀來一點也不悶,皆因它們以詩意為根基。

以下文字,取自集中的《到圖森去》,寫的是夫妻同游美國最知名的景點——大峽谷:

我瑟縮著下車,為取暖,他抱緊我雙肩,說:“你最好把眼睛閉上,我叫你睜開你才睜開?!?/p>

“可是……我不會絆倒吧?”

“不會?!?/p>

“我不會撞到柱子上吧?”

“不會?!?/p>

“確信,你不會害我吧?”

“你放心好了,絕對不會!”

我果真緊緊閉上了眼睛(在這懸崖峭壁的地理環境,可見對這人要有多么大的信任度才做得到?。┳吡思s20步站住了,他說:“睜開眼睛吧”。

幾乎睜眼的同時,我就驚叫起來:天??!這個時候,你才知道什么叫鬼斧神工!以為時光倒錯,進入了一個外星球的世界!

我們和作者一起,看到壯觀、靜穆、深邃的洪荒;但不止于此,連心跳也和作者一般激烈。

11月10日2018年


發表評論

四川成都| 枣阳| 姜堰| 普洱| 佳木斯| 灵宝| 陕西西安| 贵州贵阳| 阳江| 汉中| 武安| 肥城| 湖北武汉| 东方| 百色| 澄迈| 东海| 邢台| 姜堰| 垦利| 海西| 北海| 日照| 吐鲁番| 许昌| 宜都| 邵阳| 濮阳| 郴州| 衢州| 铁岭| 广汉| 瑞安| 淮北| 肇庆| 普洱| 黑龙江哈尔滨| 眉山| 象山| 泸州| 揭阳| 东海| 黔东南| 铜仁| 三沙| 乌海| 咸宁| 灵宝| 上饶| 辽源| 海西| 廊坊| 顺德| 镇江| 日喀则| 普洱| 黄石| 伊春| 五家渠| 许昌| 江西南昌| 通辽| 齐齐哈尔| 文山| 九江| 博尔塔拉| 牡丹江| 三亚| 三亚| 九江| 赣州| 汕头| 大庆| 包头| 青海西宁| 桐城| 新疆乌鲁木齐| 偃师| 牡丹江| 宝鸡| 如东| 南充| 景德镇| 偃师| 博罗| 江西南昌| 黄冈| 庆阳| 九江| 淮北| 文昌| 三亚| 自贡| 昌吉| 涿州| 七台河| 百色| 达州| 青海西宁| 濮阳| 莒县| 南京| 鄂州| 泰安| 石狮| 玉环| 秦皇岛| 昌都| 醴陵| 洛阳| 博罗| 广元| 台湾台湾| 武威| 乳山| 常德| 惠州| 周口| 扬州| 镇江| 永康| 南充| 安阳| 昭通| 河南郑州| 陕西西安| 黄山| 普洱| 南平| 阿勒泰| 延安| 张掖| 南充| 大庆| 梧州| 东台| 蚌埠| 文昌| 孝感| 五家渠| 库尔勒| 毕节| 三亚| 攀枝花| 招远| 吕梁| 信阳| 安康| 无锡| 和县| 新疆乌鲁木齐| 灌南| 和县| 延安| 榆林| 醴陵| 湛江| 海东| 甘孜| 扬州| 桐城| 龙口| 松原| 随州| 明港| 云南昆明| 景德镇| 佳木斯| 甘肃兰州| 乐山| 武威| 清远| 镇江| 香港香港| 海北| 常州| 白沙| 庄河| 招远| 黄南| 姜堰| 汝州| 珠海| 余姚| 毕节| 扬中| 呼伦贝尔| 巴中| 日喀则| 遵义| 南京| 泗洪| 贵港| 五家渠| 湖南长沙| 金华| 海安| 鹤壁| 桂林| 驻马店| 平顶山| 眉山| 内蒙古呼和浩特| 张家口| 三门峡| 简阳| 上饶| 黑河| 甘孜| 德清| 安康| 屯昌| 大兴安岭| 灵宝| 周口| 凉山| 三明| 黔东南| 肇庆| 乐清| 泉州| 黑河| 辽宁沈阳| 永州| 渭南| 汉中| 开封| 江苏苏州| 启东| 清远| 蚌埠| 本溪| 抚州| 石河子| 台南| 铁岭| 广州| 驻马店| 和县| 吕梁| 汉中| 毕节| 黔南| 昆山| 那曲| 新余| 济宁| 儋州| 邳州| 包头| 中卫| 楚雄| 秦皇岛| 海西| 深圳| 运城| 七台河| 白山| 海南| 香港香港| 迪庆| 池州| 澳门澳门| 阿拉善盟| 曹县| 甘南| 河源| 铜仁| 贵州贵阳| 株洲| 如东| 启东| 临汾| 定州| 荆门| 贵港| 遵义| 汉中| 德阳| 抚顺| 中卫| 菏泽| 如皋| 伊春| 玉林| 邹城| 伊犁| 渭南| 常德| 荆门| 达州| 南京| 湘潭| 黔东南| 张家界| 招远| 莆田| 贵州贵阳| 黑龙江哈尔滨| 保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