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b5tb"><ruby id="pb5tb"></ruby></var>
<ins id="pb5tb"><span id="pb5tb"></span></ins><cite id="pb5tb"><span id="pb5tb"><menuitem id="pb5tb"></menuitem></span></cite>
<var id="pb5tb"><span id="pb5tb"><menuitem id="pb5tb"></menuitem></span></var>
<var id="pb5tb"><video id="pb5tb"></video></var>
<cite id="pb5tb"></cite>
<ins id="pb5tb"></ins>
<var id="pb5tb"></var>
<cite id="pb5tb"><span id="pb5tb"><var id="pb5tb"></var></span></cite>
<cite id="pb5tb"></cite>
<menuitem id="pb5tb"></menuitem><cite id="pb5tb"></cite>
<cite id="pb5tb"><video id="pb5tb"></video></cite>
<cite id="pb5tb"></cite>
<var id="pb5tb"></var>
<var id="pb5tb"><video id="pb5tb"><menuitem id="pb5tb"></menuitem></video></var>
<cite id="pb5tb"></cite>
<ins id="pb5tb"></ins>
<cite id="pb5tb"><span id="pb5tb"></span></cite>
<var id="pb5tb"><video id="pb5tb"><menuitem id="pb5tb"></menuitem></video></var>

“環球郵報”再次抹黑華裔究竟是為什么 ?

作者:伊問

一封信,猶如一顆炸彈掉入華社。
驚聞加拿大“環球郵報”質疑華裔國會議員譚耕,我深感羞愧。
作為一個加中兩地成長起來的資深媒體人,其實,我是完全有機會第一個打壓這個華裔國會議員的,我的新聞敏感哪里去了,我為我的專業基本功驟減感到極為不滿,我痛恨自己的荒廢,又一次讓“環球郵報”搶先成功。
譚耕,就是2015年10月19日加拿大聯邦大選自由黨大獲全勝贏得組閣,338個國會議員中首位中國大陸華裔,當時他是被媒體稱為“開創歷史”。
那時起,他的政治生涯節節攀升,他陪同加拿大總理、總督和政要多次出訪中國,為加拿大,為加中兩國關系緊密遞進履行他作為華裔國會議員的職責和影響力,他個人的生活周遭隨職位變化發生重大 改變,他由一個加拿大的資深科學家和學者轉身為一個華裔政治新星,隨后,他深切地影響了全華社投身政治的人們。
由于譚耕太過于“愛惜自己的羽毛”,他幫一位龔先生轉交一封信,于是,這位華裔國會議員遭到英文媒體“環球郵報”的質疑?!班]報”請中國通,引反對黨,用語歧視,以新聞特權認真研磨一個華裔背景的人,并對其牽強附會,含沙影射,過度誤讀,歪曲誣陷,打壓,抹黑華裔族群(參看原文:“Liberal MP Geng Tan acted as intermediary for businessman now accused of fraud”) 。作為媒體竟爭者,我為這份報紙再度搶先和其操縱輿論的過硬手段表示由衷敬佩。
接到信的Cindy T ermorshuizen(任職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副大使至今二年零七個月)將信轉交RCMP在中國的聯絡官,之后被轉交加拿大國內調查組。
譚耕2017年6月1日轉交此信,龔先生2017年12月加拿大當局進入調查。
在不知情中,在為華社人和各族裔民眾出力,幫忙,代言的思維模式下,作為一位國會議員的權限義務或普通的日常工作份內之事,譚耕幫龔先生遞交了這封信。

 

至于,他為春節正名,為華社成長轉型奔走,為加中兩國經濟發展效力,為Seneca College贏得$24,000,000建樓資助、創新項目$1,000,000資助、運動場$893,990資助,為選區708位年輕人贏得$1,825,326夏季工資助,為老人機構贏得$334,448資助,為公眾健康贏得$1,794,664資助,為選區YMCA贏得$992,900資助,為15,00位兒童得到$5,500,000福利金。他還在每年180多天渥太華工作期做過11個專題咨詢和演講(內容涉及加中旅游、就業、教育、稅收、春節動議、C-36法案、國際學生、核工業、礦業、油氣工業等)。 當然,他還為很多人辦過各種事兒,幫過各種忙兒,為各族裔代言當然都不能算事兒,當然,他還接待過數百位選民無數次來訪,處理600多宗選民有關聯邦的事宜,當然,還為許多人傳過各種信,遞過各種紙條,也更不算事兒。
譚耕辦公室常接到感謝他的電話和感謝信,當然,這都是他應該做的,當然,感謝他也不知道,很多人,他也不認識。他有黑白顛倒的工作周期和被嚴重沖淡的正常生活,當然人們疏于關注這些事也正常,當然,他的人格和視野也不允許他成為平庸的議員。這些代價與付出,他當然是應該的,誰讓他是議員呢!

 

只有“郵報”能知道什么樣的事才算事兒。
“郵報”說譚耕自當選 國會議員后“頻繁訪問中國,同那里的中共官員接觸”,我想“郵報”披露得完全正確,證據確鑿。譚耕多次陪同總理或總督出訪中國并與中國政要會唔多次,他有堅實的加中文化背景和豐厚工作經驗,他完全勝任國會議員的這一職位?!班]報”還披露譚回國招留學業務,我想“郵報”也沒說錯。譚耕是學者,他從學生到學者到科學家到國會議員,他有這方面的遠見與卓識,他有三個孩子,他清楚留學生背后的問題,他在權限內有抱負為加拿大來解決其中問題,我想,他會將這塊“業務”做強做大。
“郵報”援引保守黨質疑譚耕“不守規矩不檢點”等,我感覺說得也有道理,如果這種報道沒有黨爭也挺不自然,反對黨不借此發表些言論扯些閑淡,不趁勢鼓搗一下反倒是不當之舉,有不忠之嫌。
至于,華社有個別人對譚耕投石落井冷嘲熱諷,我也不以為然。人民有時也都不是完全靠譜的,都很靠譜也不成其為人民,更不具備真實的人民性,任何族裔里都有幾位這樣的人民,這很正常,關鍵時刻 ,國會議員和華裔的政治人物的未來還是要依靠人民,到時候人民當然也肯定是喜歡幫自己。

那么,在華社,明白要做一個好的加拿大政治人物,要做一個好的華裔國會議員也許必須牢記三條:第一條他一定要牢記愛華社不能忘本,第二條他一定要牢記要幫華社人辦事說話,第三條他一定要牢記無論他有多大能量也不能太出頭要低調。
譚耕,這三條你做到了么?尤其是第三條。
基于,龔先生在司法程序上現在還屬于“無罪推定”,即,他還沒有被正式定罪。

 

所以,譚耕對于此事的一切行為完全是出自于加拿大普通國會議員的正確考量,沒有任何不妥。
有些人不清晰也罷,但請國會議員“愛惜自己的羽毛”的人不清楚是說不過去的,作者應該很清楚加拿大司法系統presumption of innocence這一句的,連我都知道它的大概意思是meaning everyone is 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所以,作者此時寫文拚力撐著一個自媒的權限,扒著英文媒體“環球郵報”的只言片語來大行幫腔,深度解讀,說實話,即便假如你真是“郵報”的外編我也不太贊同你為人民過度的闡釋,我甚至有些懷疑你的paralegal身份?
但無論如何,我們的華社人民還是都想知道英文媒體究竟怎么說的!
那么,國際政壇的今日,中國模式讓很多民主國家重新思考,這似乎是一種思潮,他們擔憂自己的價值觀被過多滲透。對于中國對于華裔的從前與過往他們還存有慣性思維,至于有色眼鏡和先入為主,我們的華裔也都理解或習慣,但是,我們的新一代和下一代正在為我們自身的民族性做出豐富和改良,這一點,我深信。
再者,你是否想過,一位國會議員幫助別人遞交的一封信,怎么就會弄到英文主流媒體上去,還成為抹黑華裔的一個新聞由頭?

 

幾年前,這份“郵報”曾連續二年刊出“中國特刊”,第一次70版面100篇文章,第二次25版面21篇文章,還增配大量圖片,版面正中特號紅字主題《中國在騰飛II:我們會錯過這艘龍船嗎?》。版上方疊印“中國世紀”黑體漢字和“中國在騰飛II”英文字,每版左右上角印醒目漢字“中國”。(兩次報道圍繞加中日益密切經貿關系,中國崛起給加拿大機會和挑戰、在華加拿大公司企業經營的成功經驗和失敗教訓等問題)。連續二次“中國特刊”銷量大增,被當時加拿大媒體協會稱之“從未有過的最成功的報道”。

 

幾年后的今天,中國故事繼續,活生生的改寫與現實存在,加拿大在年輕總理小特魯多的帶領下與世界各國重修友情,對于中國強大的事實,行動上更想與之共同促進發展。而不久前,“環球郵報”刊登英國諾丁漢大學臺北“中國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加拿大安全情報 局前分析員M I chael Cole的文章稱,中國正企圖提供 一種取代自由民主秩序的另類秩序,但正是這一秩序支撐二戰結束后國際關系,加拿大也以這個秩序的參與者感到自豪。

 

這聽上去很有道理,只是有點兒別扭。

 

或許,是不可控感,或許,是黨爭,或許,是其他,總之,這份報紙的后來,并沒有朝著更引人入勝的國與國間積極正面上報道,而是被某些誤導所左右,開始投射個體,比如陳姓,比如譚姓。

 

不巧的是,這兩個人都屬于加拿大的政治人物,都是華裔。
很遺憾,在此文結束之際,看到加拿大總理辦公室發出聲明:自由黨議員譚耕只是履行他的議員職責而已(見,GlOBE AND MAIL 1月9日)。

 

看到這個消息,我為“郵報”感 到傷心。精心策劃一場混亂,臆斷拼湊一場輿論,卻原來是經不起推敲輕易被擊毀的短期試驗版,最終還淪為一場鬧劇成為無效新聞,可憐文章操刀者,暗箱中失去理性,還好,畢竟,黨爭不是生活的全部,畢竟新聞渠道有欠清潔,但是,華裔族群在這別樣的環境錘煉下,成熟是早晚的事。

發表評論

昌吉| 临汾| 大同| 乐山| 新沂| 邹平| 安顺| 长葛| 兴化| 溧阳| 章丘| 庄河| 延安| 石狮| 三门峡| 佳木斯| 随州| 孝感| 三亚| 新沂| 榆林| 龙岩| 台中| 宿迁| 凉山| 娄底| 永康| 荆门| 江苏苏州| 黑龙江哈尔滨| 黄石| 吉林长春| 信阳| 新乡| 邢台| 三沙| 天长| 大庆| 福建福州| 万宁| 香港香港| 义乌| 金坛| 永州| 遂宁| 宝应县| 宿州| 滁州| 桂林| 宁夏银川| 常州| 宁波| 昆山| 台州| 绍兴| 乳山| 汝州| 萍乡| 益阳| 永康| 景德镇| 赵县| 阿里| 喀什| 海东| 菏泽| 平顶山| 禹州| 大庆| 莒县| 南充| 三门峡| 清徐| 文昌| 蚌埠| 临沂| 通辽| 大庆| 乌海| 淮南| 白银| 仁寿| 临汾| 洛阳| 龙口| 文山| 东营| 常德| 盘锦| 三河| 昌吉| 仙桃| 莒县| 辽源| 丽水| 伊犁| 乌兰察布| 陕西西安| 文昌| 沧州| 那曲| 宜昌| 黔东南| 商洛| 蓬莱| 石嘴山| 泸州| 琼海| 永州| 吴忠| 南阳| 垦利| 姜堰| 赣州| 汉川| 荆门| 衢州| 单县| 台山| 滕州| 诸暨| 阿坝| 玉林| 贵港| 诸暨| 六安| 吉林长春| 大丰| 鹤岗| 海西| 许昌| 抚顺| 安吉| 株洲| 普洱| 洛阳| 温岭| 金华| 长兴| 雄安新区| 营口| 仙桃| 濮阳| 三亚| 吉安| 临沂| 安吉| 昭通| 巴彦淖尔市| 南京| 乐清| 朝阳| 内江| 灵宝| 娄底| 莱州| 廊坊| 鹤壁| 诸暨| 锡林郭勒| 高雄| 丹阳| 儋州| 乐山| 七台河| 万宁| 济宁| 衢州| 莱州| 屯昌| 山南| 丽水| 泰兴| 海门| 张家界| 果洛| 十堰| 张家界| 恩施| 钦州| 菏泽| 张掖| 牡丹江| 巴中| 昭通| 惠州| 三沙| 喀什| 邹平| 沧州| 玉环| 大庆| 石嘴山| 大连| 朝阳| 黄冈| 台北| 包头| 博罗| 馆陶| 嘉兴| 海丰| 兴安盟| 邳州| 巢湖| 贺州| 喀什| 舟山| 徐州| 珠海| 克拉玛依| 萍乡| 韶关| 陵水| 大庆| 台北| 琼海| 安庆| 桐乡| 咸宁| 绍兴| 荣成| 三亚| 株洲| 上饶| 芜湖| 信阳| 抚州| 常州| 韶关| 兴安盟| 神木| 神木| 张掖| 河池| 汉川| 偃师| 揭阳| 平潭| 张家界| 济南| 平顶山| 海拉尔| 盐城| 贺州| 驻马店| 贵港| 章丘| 台山| 德阳| 永康| 汉中| 咸阳| 七台河| 酒泉| 海安| 东方| 来宾| 遂宁| 大连| 普洱| 晋中| 琼中| 宜昌| 库尔勒| 绵阳| 四平| 日土| 邹城| 滨州| 赵县| 抚顺| 青海西宁| 宜春| 岳阳| 海南海口| 鹰潭| 惠东| 朔州| 喀什| 白城| 迁安市| 建湖| 阜阳| 连云港| 五指山| 乌海| 澄迈| 高雄| 济源| 黄南| 眉山| 青海西宁| 库尔勒| 三亚| 石嘴山| 云浮| 明港| 泰州| 青州|